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小学 > 内容详情

一指流沙乱情缘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492章 她炒错了菜,暴露了心事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淮安新闻网 -[收藏本文]

    乔悦然没说话,自顾自地进了厨房给他做吃的,他刚才好像去超市了,买了很多食材,所以,什么都不缺,

    乔悦然很快就做完了,端到了桌上。

    苗盈东已经换好了家居服,坐在餐桌旁吃饭。

    乔悦然没说话,要走,拉门,可是她不知道密码是什么,走不了。

    苗盈东看到她开门走不了的样子,什么也不说,自己吃饭。

    乔悦然不想跟他说话,抱着自己的包,坐到了沙发上。

    看了苗盈东一会儿,头歪着就睡着了,可能是太困了。

    苗盈东吃了饭,看到她在沙发上睡着了,拿了自己的一件西装,盖到了她身上。

    把她的头靠到了沙发扶手上。

    乔悦然是真的困,苗盈东刷了碗,把厨房里都收拾好了,她还没有醒过来。

    苗盈东坐在了沙发旁边,拿了一叠资料在看。

    乔悦然醒来以后,有些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

    “你醒了?外面下大雨了!”苗盈东说道。

    许久许久了,苗盈东的房子里没有一点儿烟火气息,他讨厌做饭,更讨厌刷碗。

    这两件事情,生平做得次数不超过个位数。

    以前在家的时候,小九全都承包了。

    乔悦然还有些意识不清醒,想起来去窗户看看雨,身子倒是往那边靠了靠,和苗盈东离得更远了。

    “还这么怕我?”苗盈东没看乔悦然,翻了一页材料说道。

    乔悦然曾经给他发微信说,她怕他,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可怕!

    乔悦然刚刚睡醒,心跳很快,她走到窗前看了一下雨,很大,和暴雨差不多。

    “我要走了,苗先生!能不能请您把门给我打开?”乔悦然问到。

    “这么大的雨,真要走?”苗盈东问到。

 安康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   “要不然呢?再陪您睡一夜吗?睡完了您再给我钱?我在许世安的眼里和荡妇差不多了!心是他的,身体是你的!我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了,苗先生!”乔悦然忽然转过头来,似是发怒,似是后悔。

    之前已经不清不楚了,现在她在许世安的手里,已经混不出来了。

    乔悦然的眼睛里全是眼泪。

    她哽咽了一下,委屈得不得了,当时为了救许世安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挺高尚的,现在她觉得自己龌龊得不得了。

    一旦过了生离死别,就会有活着的龌龊。

    她转过头,抬起手来,擦了一下眼泪!

    “这个倔脾气,也不知道像谁!”苗盈东说了一句,给乔悦然开了门。

    他没换衣服,手里拿了车钥匙,出来送乔悦然。

    上电梯的时候,乔悦然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苗先生,不用送了。我自己能行。”

    她在电梯按键上按了“一”。

    苗盈东说了句,“帮我按地下一层。”

    乔悦然按了,没问他要去哪,不想和他有过多的语言。

    到了一层,乔悦然刚要下电梯,手腕一下被苗盈东拉住,她“啊”了一声,身子往后退了一下。

    苗盈东已经松开了她的手。

    “送你回学校!”他说。

    刚刚说完了这句话,电梯“叮”地一下,就到了楼下。

    苗盈东下了电梯,乔悦然也跟着下来了。

    上了他的车,坐在副驾驶上。

    开出地库的时候,乔悦然才看到今天的雨有多大。

    他的车开得很慢,雨刮器刷得飞快。

    “你这次去海地,给你男朋友买什么了?”他问。

    乔悦然看着窗外,“护身符,希望他平平安安。”

    “给三儿呢?”

    “给她找了原汉中市治疗癫痫病价格石,还有——这个盘子。”乔悦然低下头,又撒了个谎。

    “那你对三儿可够好的。这种东西,一般是情侣之间相互赠送,一般是男人送给女人的,卖家没告诉你吗?”苗盈东转过脸来,看着乔悦然。

    乔悦然也吃惊地看着苗盈东,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这本来就是她买给他的啊!

    怎么会是情侣之间互送?

    “没告诉。”乔悦然摇头否认。

    “也对。卖家告诉了你,你就不会买了。估计老板很少见你这样的傻脑筋!”苗盈东似乎觉得乔悦然很好笑。

    乔悦然有些生气,她执拗地说到,“我知道我笨,脑筋比不过三儿,比不过您的妹妹,更比不过你!你也不用这样嘲笑我!我笨但是我努力!”

    苗盈东便不说话了。

    到了乔悦然的宿舍,乔悦然又要赤手空拳地下车。

    苗盈东从车后面拿出了一把伞,递给了乔悦然。

    “这把伞,不用还了!”苗盈东特意声明。

    乔悦然走了。

    隔天,乔悦然去AIO等许世安下班,她还是要去旁边的小路,经过AIO大厦的时候,她看见庆瑜走进了AIO的大厦,她去肯定是去找苗盈东的。

    乔悦然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脚。

    却不想,恰好,苗盈东从楼上下来,和庆瑜打了个照面。

    乔悦然愣神的功夫,她已经进入了苗盈东的视线。

    苗盈东和庆瑜两个人大概是要出去的,在楼下碰到了。

    苗盈东一步一步地朝乔悦然走来,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怎么?现在吃醋的变成你了?”

    “我没有!”乔悦然矢口反驳,委委屈屈地涨红了脸,万千辩驳的话想说,可就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苗盈东脸上带着揶揄的笑,已经和庆瑜走开了。

    想了想,不对啊,他为什么说“又”,他什么时候看过自己等许世安下班?

   &nbs请问患上羊角风需要怎么治疗呢?p;许世安下了班以后,乔悦然和她一起去了许世安的家里。

    许世安妈妈今天不在,乔悦然给许世安做饭,因为许家里有妈妈,所以,能够轮到乔悦然做饭的时候是少之又少。

    回来的时候,她已经买好菜了,她要给许世安做一个蚵仔煎,还给他做了糖三角,还有糍粑。

    许世安进来看的时候,很沉默,只是等吃完了这些饭以后,他问到乔悦然,“这些都是他爱吃的么?”

    “谁?”乔悦然矢口问到。

    “你说谁?”

    乔悦然这才意会过来,是苗盈东,才恍然大悟,她给许世安做的,竟然都是苗盈东爱吃的。

    “是我前天去他家里,给他做了一顿蚵仔煎。一时也想不到给你做什么好,才给你做的!”乔悦然找着借口。

    “你前天又去他家了么?那天大暴雨。”许世安说到。

    言下之意,那是一个天留人的日子。

    “我没有,我给他做完饭,我就回来了!”乔悦然反驳得很大声。

    自欺欺人的铃声很响。

    许世安叹了一口气。

    “如果你有心一点儿,会知道,一碗牛肉拉面,我就很开心了!悦然,以后,不要去接我了,如果让他看到了,会不开心!既然喜欢他了,就去找他吧!以后我们当兄妹,从小我们也是以兄妹相处的!”许世安说道。

    乔悦然趴在沙发上就哭起来。

    她不想正视自己的心事。

    有一种心事,正视了会非常痛苦。

    晚上,乔悦然怎么也睡不着,做了一个梦,又梦见她和苗盈东在床上的情景,梦见他送自己回学校的情景。

    他挑逗的,生气的,撩拨人的——

    这几天,乔悦然果然就不去接许世安下班了,她想拷问一下自己的内心。

    想不到,周五去三儿家的时候,苗盈东竟然也在。

    不知道他怎么那么闲,周五也不上班,在和三儿还有两个月嫂打麻将。

  儿童癫痫病怎么治疗  南沥远在楼上哄孩子。

    “小乔,你要不要来一局?”三儿问。

    “你们打,我不会!”乔悦然做完了饭,便坐在了三儿的旁边。

    “咱们光这么打不行啊,还得找点儿赌注。不能用钱。可以想点儿新鲜玩意儿。”三儿笑着,想了一个计策。

    南沥远抱着一个孩子从楼上下来了,说到,“三儿,你别出些馊主意。”

    三儿的心思,南沥远门清,她最终的落脚点肯定是落在小乔身上。

    不光南沥远看出来了,苗盈东也看出来了,不过,他在洗牌,佯装不知。

    “行啊,你赌什么,我接着!”苗盈东说,“我先把我的赌注说出来,我赌三儿你今晚会被沥远收拾,明天就下不来床!”

    南沥远已经下了楼,坐在沙发上轻笑。

    “大哥,你可过分了啊。”三儿红着脸说,偷看了南沥远一眼,“那我赌,小乔的吻,谁这把要是胡了,小乔就吻谁!”

    乔悦然顿时红了脸,“不带这样啊!”

    苗盈东只是在低头码牌,不做声。

    “小乔,你看啊,我们这里有四个人,只有大哥一个人是男人,吻到他只有四分之一的可能。我们努努力,争取不让他赢,再说了,前面他赢得也很少。你没那么倒霉!放松,放松!”三儿拍了拍乔悦然的背。

    “那也不行!”小乔闹了一个大脸红。

    “大哥都赌我的床上事了,就一个吻,你至于脸红成这样吗?”三儿生怕小乔不答应。

    小乔不再做声,可是想想,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的地方。

    苗盈东之所以前几局没赢,因为他只用了四成力,就是陪三儿玩玩,有一搭没一搭的,还有俩中年妇女,他实在提不起来劲儿。

    这一局,他用了八成力,三儿又假装给了他一条“三饼”。

    他把牌局往桌子上一放,“胡了!”

    乔悦然的眼睛瞪得特别大,她忐忑不安地看着三儿。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热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