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甲 > 内容详情

异世无冕邪皇最新章节_ 第2287章 强大的炮灰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淮安新闻网 -[收藏本文]

    此时,倘若徐昊和清静真人能回头的话,一定可以看见慕容浩和云义憋的老脸通红,两个老头还捂着嘴,用咳嗽来掩饰心中的忍俊不禁。

    真是受不了了,赶紧打吧,再不动手,我们两条老命就要笑死在这了。

    隔着十多人,风绝羽看向慕容浩和云义憋的脸红脖子粗,风大杀手满头恶寒。

    徐昊啊徐昊,你这不是自讨苦吃吗,分分钟掉进夫人给你挖好的坑里了,怎么着,还嫌不够深,自己再挖两下?

    见过笨的,没见过这么笨的,徐义骁那龟儿子也是的,怎么遇到这么个爹?

    “唉!”风大杀手暗叹了一声,他算是明白了,今天的自己已经让夫人当成炮灰用了,怎么爽气怎么来。

    不过也好,既然雷音阁和玄净斋来者不善,那就好好教训教训他们,只不过……

    风大杀手又看了一眼徐义骁,无语的摇了摇头,这小子一会肯定得像段飞鹤那样变成猪头,也不知道过会儿,他会怎么埋怨徐昊这位“亲爹”。

    徐昊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掉进了红杏夫人挖的陷阱里,听到“一言为定”,徐昊恨声对风绝羽道:“请。”说罢,他大踏步的走出了迎客居。

    迎客居里面的地方太小,施展不开,自然要在外面交手。

    徐义骁虽然知道老父的身手,也有十足的信心,可是毕竟赌约在先,他心里难免存在负担,见老父走了出去,徐义骁连忙跟上,道:“爹,能行吗?您老可别失手了,否则,咱们雷音阁的脸可就丢大了啊。”

    徐昊站定,回头瞪了儿子一眼,说:“你是在怀疑爹的实力吗?没用的东西,要是老父连啸月宗一个随从都拿不下,还怎么掌管雷音阁,外人瞧不起咱们,咱们自己不能看低自己。”

    徐义骁被痛斥了一番,缩了缩脖子,道:“爹说的没错,孩儿也相信爹,哼,北京权威癫痫专科医院啸月宗有什么,不就是一个娘们吗?她肯定知道斗不过爹,所以才让下人出手,爹,待会好好教训教训他,最好给他废了,这娘们折了一个妙渡后期,肯定会心疼一阵子的。”

    徐昊一听,赞许的点了点头,其实他还没想到这一点,不过徐义骁一提醒,徐昊方才恍悟,是啊,那个小子修为算是不弱了,要是能趁此机会斩断了红杏夫人一条左膀或右臂,日后夺取啸月宗就少了一点麻烦,何乐而不为呢。

    他想到这,拍了拍徐义骁的肩膀道:“好儿子,你先退下,看为父给你出口气。”

    “好,爹,你加把劲。”

    “恩。”

    两个逗比父子自信满满,雷音、玄净两派弟子也是热血贲张,毕竟承道境出手平时很难见到,此时还是赌约一战,承道对妙渡后期,而且不论输赢,只看接招多少,挺有趣的一次交锋。

    不过众人都相信徐昊肯定能一拳打残那个随从,毕竟实力差了很多好不好,待会红杏夫人的脸色,恐怕会很难看吧。

    当然,两派一行人也不全都是窝囊废,至少此时还有一个人心存疑虑。

    此人正是玄净斋的斋主清静真人。

    其实他一直站在旁边观察红杏夫人的举动,不得不说,此次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红杏夫人的城府已经得到了他的认同,可是清静真人万万想不到红杏夫人会出如此昏招,用一个妙渡后期来引徐昊出手,这是无视徐昊吗?

    不可能啊?她不是不知道徐昊的修为吧?

    难道正如大多数人想的那样,红杏怕自己出手斗不过徐昊有失颜面?

    恩,八成是这样了,可这对她也没什么好处啊,既然斗不过,为什么不找个理由就此罢休,偏要自取其辱呢?

    不,不对劲,红杏此举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莫非这个随从身怀绝技,隐藏了修为?

    清静真人素来稳重,在镇江癫痫病医院他看来,一个城府深到可怕的人,绝不会干出无脑的事的,但是他仔细认真的查看了一下风绝羽的修为,也确确实实是妙渡后期,那一身气势放在外面,绝对是独挡一面的高手,可是对上徐昊这样的人物,怕并不是一合之敌吧。

    清静真人越想弄明白就越不明白,这时,风绝羽和红杏夫人已经跟了出来,前者依旧跟在红杏夫人身后,一袭黑衣朴素鲜明,脸上毫无表情,的的确确像个下人。

    他哪知道,风绝羽平常就喜欢穿一身朴素的黑衣,这是因为他喜欢低调,而那一身所谓的气势,完全是肉身炼体之法的缘故,再加上红杏夫人刻意拿他充当炮灰,他得大力配合是不是。

    所以风绝羽即使心里已经乐的不行了,表面上还是得把戏演下去。

    可无论如何,清静真人心里就是不舒服,无奈之下,他只得暗中传音给徐昊道:“徐兄,不可大意。”

    徐昊不动声色的向清静真人瞄了一眼,不以为意的传音道:“清静,莫不是连你也看不起老夫?”

    “那到不是,只是……”

    “行了,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不过你多虑了,老夫绝不会留手……”

    “那便是好。”

    两个人迅速交谈了一番,而听到徐昊不留手,清静也放心了,一个承道前期全力施为,哪怕对方隐藏了一部分修为,达到妙渡大圆满,也休想接下一招。

    到了外面,徐昊已然站定,指着风绝羽道:“你,过来,接老夫一招。”

    风绝羽声色不动,看了看红杏夫人,后者笑逐颜开,勾人夺魄的眼神看的风绝羽心潮澎湃:“去吧,能和徐老阁主交手,你是的福泽,待会儿好好学学。”

    “是,夫人。”风绝羽演戏演上瘾了,一派忠肝义胆的下属模样站到了前面去,拱着手道:“徐老阁主,请出招。”

    徐昊半只眼睛都没瞧上风绝羽,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老夫一宗之主,岂能欺负你这无知小儿,你先中药冶疗癫痫出招吧,老夫绝不动分毫。”

    “真的?”风绝羽闻言,眼前一亮,心说,装,你就装,我看你一会儿还笑不笑的出来。

    “废话,赶紧动手,你能接下老夫一掌,老夫算你厉害。”

    “那就得罪了。”

    风绝羽点了点头,宠辱不惊,也不提气,肉身炼体之法如今已经与他的神识融为一体,他的一拳有多重,他自己自然清楚,同时,风绝羽也没打算留手,毕竟徐昊是跟自己一个级别的强者,对方也没有留手的意思,倒不如趁着这老头大意轻敌,先给他一个下马威。

    想罢,风绝羽慢慢拉开了架势,身随心动,一记老拳平稳的打了出去,直击徐昊的胸口。

    直到风绝羽出拳,徐昊依旧保持着岿然不动的姿势,看着那慢吞吞打来的拳头,徐昊连看都懒得看了,这么慢,跟谁比啊,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滚开!”见拳劲打开,徐昊突然不想浪费力气了,随随便便的出了一掌,打算一掌把风绝羽的内劲击散。

    可就在拳掌即将碰撞的时候,忽然,清静真人脸色骤变,暗叫了一声:糟了。

    与此同时,徐昊也感觉到了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在拳锋离其掌心一寸的距离猛然间爆发了出来。

    那股力量简直是铺天盖地一般,凶猛而残暴,冥冥中,好似狂雷奔至,就连身前的虚空都发生了扭曲。

    “不好!你隐藏了修为!”徐昊一惊,大声吼了出来,因为他突然发现风绝羽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那种感觉,貌似这个人突然间从妙渡后期一下子突破到了承道前期似的。

    不,前期远远不够,是中期。

    轰!

    当徐昊意识到风绝羽修为激增的时候,其实已经为时已晚了。

    拳掌相触,刹那间,一道轰鸣响彻,治小儿癫痫哪家医院好风绝羽的拳劲带着无比霸烈的劲道直接将徐昊狠狠的轰了出去,毫无花哨的,徐昊整个人向后方狂退十余丈。

    这可不是十步,而是十丈,徐昊的脚底像是犁地的铁爬犁,硬生生的在啸月宗的空地上铲出了一条深达尺许的土沟。

    噗!

    当徐昊停下来的时候,一腔热血控制不住的喷了出来,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爹?”

    “徐兄?”

    啸月宗门前,所有人都惊呆了,就连徐昊本人,都无法相信自己被对方轻轻一拳打出这么远,还吐了口血。

    这是什么力量?这压根就不是妙渡后期能发出的拳力。

    徐昊恶狠狠的瞪着风绝羽和红杏夫人,气的鼻子都歪了,指着二人鼻子大骂道:“红杏,你居然耍诈?”

    红杏夫人耸了耸尖削的双肩,撇嘴道:“徐老阁主何出此言。”

    徐吴强压翻腾的气血,道:“他根本不是妙渡后期。”

    红杏夫人看了看风绝羽,反驳道:“本夫人从未说过他是妙渡后期啊?何诈之有呢?”

    “你……”徐昊一听,顿时出现了天眩地转的感觉,这么一想,也是啊,人家也没说她的下人隐藏了修为,更加没说是妙渡后期高手,一切都是自己的误判,怎么叫做耍诈呢。

    不过她没说,就是隐瞒,刻意的,这不是故意误导自己吗?

    太可恶了,老夫居然上当了。

    这个炮灰,还不是普通的炮灰,他是个强大的炮灰。

    領域文學首發地址www.lingyu.org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热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