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西甲 > 内容详情

一指流沙乱情缘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377章 你现在也学会骗我了?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淮安新闻网 -[收藏本文]

    “你喜欢吃什么?”

    学生餐厅里,叶茂琛问顾三儿。

    “很多。我不挑食,我老公做的我都爱吃!”顾三儿说到,她并没有把自己特别喜欢的鱼子酱说出来。

    随手点了一客龙虾沙拉。

    叶茂琛只是笑了笑,他点了好多西餐,牛排,鱼子酱,沙拉,总之西餐有的种类他都点了。

    顾三儿愣愣地看着他,“你怎么这么能吃?”

    叶茂琛只是笑笑,没说话。

    吃完饭以后,顾三儿就回宿舍了。

    一天以后,苗盈九说她回美国了,要搬来顾三儿的家里住,顾三儿自然十分欢迎。

    傍晚时分,顾三儿在家里收拾东西,收拾到自己家里的影集。

    忍不住拿出来看,这是圣诞节的时候,在家里照的,上面也有沥远,还有一家人的合照。

    看到合照,顾三儿就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了。

    “在看什么?”苗盈九问。

    “家里的合影啊!”

    苗盈九好奇,顾三儿家里,除了大哥和大嫂以外,其他人苗盈九都没有见过。

    “咦,这个人是谁?”苗盈九指着上面的一个人说。

    顾三儿看了苗盈九一眼,“他怎么了?”

    “他很帅,好帅好帅的。”

    “他最像我爸。是我二哥。”顾三儿说到。

    “是你二哥啊,那你二嫂也应该很漂亮了。”苗盈九又说。

    顾三儿目光盯着苗盈九,“我二哥还没有女朋友!”

    “这样——”

    ……

    同一时间,海城。

    奚瑶妈妈动了手术,手术成功,奚瑶很高兴。

    先前试探着约了几次癫痫好的医院顾明城,顾明城并没有反感,而且每次都出来赴约。

    好像顾明城并没有外面说的那样拒女人于千里,奚瑶沾沾自喜,觉得自己是跟别的女人不一样,所以,胆子愈发地大了,开始经常约顾明城。

    顾明城并没有发对,甚至还送了奚瑶一束花。

    顾明城向来极少有这么浪漫行为的,听说他年轻的时候,很少送花给顾太太。

    奚瑶更觉得自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人。

    而且,在这束花里,奚瑶竟然发现了一张房卡,是后天晚上的。

    意思奚瑶自然很懂。

    奚瑶觉得顾明城比南沥远好搞多了,只要搭上顾明城,此后房子,车子,钱,应该都不在话下。

    顾明城回到家,给顾为恒打了个电话,“老二,帮我收拾一个人!”

    “没问题,爸!”

    ……

    苗盈九自己有车,她上班的地方距离顾三儿的家不是特别远,所以白天她负责叫顾三儿起床,送她去上学,晚上若是时间正好,会接顾三儿放学。

    就这样过了两三天。

    有一天,顾三儿忽然在车上说了一句,“这样的日子,一年还没有过完,四年,真的好漫长!”

    “我哥不是经常来吗?”

    顾三儿没说话。

    那种在热恋中却患得患失的心情。

    就这样过了两三天。

    这一天下午,顾三儿在埃德蒙教授的操作间里,做一件叫做“极光”钻石项链,这条项链是要和埃德蒙的“天籁”一起放进展览室的,图顾三儿画了好久,已经有了雏形,不过,有一个设计,她怎么都做不出来,可能是太考验人手工和技巧了。

    今天,顾三儿又做到了障碍处,就是怎么都做不好这个地方。

    她侧躺在了自己左手的手臂上,右手拿着不成形的钻石,趴在操作台上看。

    一筹莫展。

    都想睡觉了。

    埃德蒙教授有自己的操作室,这个操作室,地方不大,不过很安静,现在埃德蒙教治疗小儿癫痫的医院授不在,只有她一个人。

    “把菱形的设计改成心形,多做一个切面出来,抛光,镶嵌,心形代表爱,比菱形好很多!”旁边一个声音传来,她趴在自己的胳膊上,还没看到说话的人,不过他的声音已经很明晰了——叶茂琛。

    顾三儿顿时喜出望外,的确是可以这样的啊,她觉得有了醍醐灌顶的感觉。

    仿佛有一个人,一下子把她的脑子开了一个脑洞,豁然开朗。

    “正是这样。稍等我一下!”顾三儿开始重新打磨钻石,制造切面。

    钻石的抛光和打磨不是那么快的,不知不觉天就黑了。

    顾三儿没注意旁边的人,一直站在在看着她。

    一下午的时候,叶茂琛一直站在旁边,抄着兜,等着顾三儿把手工做完。

    她做钻石的时候,手法非常细腻,有一种天生的美感,她的手指头很细长,很有美感,她戴着眼镜,偶尔侧着头,叶茂琛能够看到她的侧脸。

    等到她做的腰酸背痛了,才恍然想起来旁边的人。

    “你怎么还在?”顾三儿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把自己的包背起来,准备回家。

    “我来找埃德蒙教授,他不在,正好看见你在操作!都是做钻石的人,这种感觉,你懂的。”叶茂琛说到。

    顾三儿锁了操作室的门。

    这种感觉,顾三儿当然懂。

    就像她偶尔去商场,看人家修复首饰的,她也能看很长时间,并不觉得时间漫长,那是一种同道中人的感觉。

    顾三儿肚子咕噜咕噜叫了。

    “请你去吃饭?”叶茂琛说道。

    顾三儿看了看手机,苗盈九说她今天要晚点儿回家,让顾三儿别等她,自己先打车回家,她晚点会回去。

    反正顾三儿一个人回去很害怕,所以,她答应了叶茂琛吃饭的要求。

    说实话,这个点,顾三儿就开始困了,又集中精力做了一下午钻石,更困,所以点菜的任务就交给叶茂琛了。

    餐厅就在学校里,顾三儿通过这几次接触,觉得叶茂琛话不是很多,看不出来他有什么心思,也可能的确如他自己所说,他不是一个卑劣的人。

    叶茂得了癫痫病该怎么治疗效果好琛刚开始就点了鱼子酱,然后点了牛排。

    和上次吃饭点那么多吃的,判若两人。

    鱼子酱摆在了顾三儿的面前。

    “不是喜欢吃鱼子酱么?怎么不吃?”叶茂琛问。

    顾三儿挺惊讶的,“你怎么知道我爱吃鱼子酱?”

    “我上次把所有的西餐种类都点了,你吃得最多的是鱼子酱,所以,我猜的。”叶茂琛淡然地说完了这句话,然后继续看菜单。

    顾三儿的脸慢慢地红了。

    说实话,这几年来,叶茂琛是顾三儿唯一一个肯赏脸吃饭的男性。

    她并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男生都有这种心思。

    顾三儿吃饭的时候,并没有多说什么。

    吃完了饭,顾三儿要回家,她执意要一个人回家,说打车很方便。

    “也对,如果我知道了你的住处,是很容易骚扰你,不过顾小姐,你这么明显的意图,已经被我看出来,你还拒绝,不觉得很难堪吗?”叶茂琛开着他银灰色的布加迪。

    怎么顾三儿的小心思,他这么容易就揣摩到?

    顾三儿没说什么,上了他的车。

    她已经很困了,在车上抱着包睡觉。

    叶茂琛没打扰她。

    顾三儿没睡熟,到达距离顾三儿隔壁小区的时候,顾三儿下了车,她没和叶茂琛说自己家的实际位置,只说了隔壁的小区。

    顾三儿抱着自己的包就跑下了车。

    叶茂琛的车开走了。

    ……

    南沥远今天来美国了。

    做饭的时候,他看见了餐桌旁边的柜子里有顾三儿吃剩下的药,这种中药非常昂贵,只有美国很著名的一家中药公司生产,而且,这家中药公司的总裁是叶茂琛的妈。

    他把药放下了。

    顾三儿开门以后,发现灯亮着,她叫了一声“小九”,没人应。

    却看到南沥远在厨房里做饭。

 吉林治疗青少年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顾三儿喜出望外,扔了包就抱住了南沥远,“你来也不和我说一声的吗?”

    南沥远把顾三儿抱起来放到了灶台上,“我每次来不都是这样?感冒了么?”

    “你怎么知道?”顾三儿很吃惊。

    “看见药了,现在呢,好了么?”南沥远的手放在顾三儿的额头上,摸了摸她的额头。

    “一天就好了,一直在想你!”

    接着,她攀住南沥远的脖子就开始亲吻,亲不够的样子。

    南沥远紧紧地揽着她,把她的身子拉向他,怎么都要不够。

    她的身子软软的,很香,淡淡的小雏菊的味道。

    她的动作也同样撩拨了南沥远,他把她抱起来,就上了楼。

    “我怕小九会回来。”顾三儿紧紧地抓住南沥远的衣服。

    只要南沥远来,她的眉里眼里都笑开了花。

    “她不会回来的。今天是她的借口!”南沥远说着,已经把顾三儿放到了床上。

    顾三儿听到了他低吼的声音,那种舒爽,长久得不到的感觉。

    “今天怎么回来的?”南沥远的动作很慢很深。

    “我—打车啊!”顾三儿紧紧地攀着他的后背。

    南沥远的动作顿了顿。

    良久,他叫,“三儿。”

    “嗯!”

    “你现在也学会骗我了,是吗?”

    黑暗中,顾三儿的心咚咚地跳起来。

    南沥远变得很狠。

    顾三儿本来就困,头昏脑胀,口中零零碎碎地说到,“我…没有。真的没有。”

    “还不肯说实话吗?谁送你回来的?”

    顾三儿紧紧地抓紧了床单,如果她说是叶茂琛送她回来的,势必要交代今天晚上的一顿饭,以及她撒谎的理由——那天叶茂琛说让她跟着他。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热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