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奥 > 内容详情

大明升职记最新章节_ 第1090章 柳如是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3来源:淮安新闻网 -[收藏本文]

    在南京城内的某个小圈子,现在大观楼可以说是有着极高的知名度,特别是确定齐王殿下与姚督军以及丁专员在内的海北镇高层都要参加兖州商人组织的这次庆功宴,这个小圈子的人物都是千方百计想要

    获取一张赴宴的请宴。

    因此不明真正缘故的辛利安就变成了南京城内的大红人,他根本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人靠过来叫他利叔,直到这次庆功宴召开前的几个时辰他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整个人几乎都被吓软,但是浑身又充满了极度的干劲与兴奋,他不由埋怨起前不久救了他一命的小高:“高哥,您应当早点说啊!您如果早点说的话,我一定会把秦淮河上最好的姑娘都找出来!”

    小高却是嘻嘻地说道:“不是对辛老弟你不放心,实在上面有要求,我们也没办法,而且难道现在这种情况还不够吗?我们可是把秦淮河有名的青倌人都请过来了!”

    谁都知道这些青倌人都不是心甘情愿地被请过来,至少指望在这些青倌人身上大赚一笔的那些人是不愿意她们被一句话叫过来。

    但是现在这个时候谁又会注意他们是不是心甘情愿的问题,辛利安就考虑着怎么样让齐王殿下满意到极限:“可他们只是清倌人,不懂得怎么伺候人啊,只有秦淮河上的那些船娘才最懂伺候人啊!”

    小高却是笑了起来:“居然有人说青楼里的青倌人不懂得侍候人,辛老弟虽然您真是糊涂了,虽然我不没逛过秦淮河,但也知道这秦淮河上的女人不管年老年少,都是最懂得服侍人的!”

    虽然觉得小高说的话有些道理,但是辛利安还是说了一句:“但真正懂得侍候人的,还是那些最癫痫病哪些西药有风韵的船娘!早知道应当我就专门跑一趟秦淮河把事情都布置妥当。”

    小高却是笑了起来:“再懂得侍候人也不能弄到大观楼来,这是大是大非的事情,您得明白这一点啊!再说了,这次款待齐王殿下上面早就有具体安排,咱们只不过锦上添花而已!”

    听到小高这么说,辛利安这才明白过来,自己所需要做的事情并不是雪中送炭,而是怎么把一件好事办得更好。纵然是秦淮河上的船娘风情万种,但是这件事若是传出去肯定是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丑闻,事实上他现在把这些青倌人请过来已经是非常过份,放在大明朝肯定早就成了炮轰的对象,而且他多半是要遗臭万

    年。

    而且对于这件事兖州商人背后的大人物早就有安排,现在辛利安需要做的只是锦上添花而已,一想到这一点辛利安就松了一口气。事实上辛利安这口气松得太早,虽然与齐王柳鹏殿下是第一次正式接触,但是柳鹏进入大观楼没多久,辛利安就能明白柳鹏是对于自己与兖州商人的具体安排极不满意的,他甚至在柳鹏的口中听得到相当

    清楚的两个字:“胡闹!”

    胡闹,根本就是胡闹!

    姚玉兰觉得这些兖州商人与淮扬商人这一次实在是跳得太高了,他真以为柳鹏会收下这几位青倌人吗?

    别看自家夫君是天下闻名的风流人物,但是他的眼光向来是高得很,甚至可以高出了很多人的想象之外,就凭这些秦淮河的青楼女子根本没办法入他的法眼,而且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当着她的面给柳鹏塞一些莫名奇妙的女人,真以为她姚督军性子很好不会发火吗?

    而且跟着柳鹏这么多年,姚玉兰觉得自己对于柳鹏防城那家医院治癫痫好的审美已经有了很深的了解。

    虽然说这些青楼女子长得都还算不错,至少底子算是不错,但问题在于她们却完全不符合柳鹏的审美,该露的地方不露,不该露的地方反而自爆其丑,穿衣打扮还是秦淮河式的那一套青楼装扮。

    至于言行举止更是把青楼的那一套拿到柳鹏的面前来,说句难听的话就是连胸都不知道怎么挤出来,难怪自家夫君只扫了两眼就扫过去。

    他现在的地位可完全不同了,已经是堂堂的齐王陛下,承担着监国大业统领天下兵马,岂能流连于一群庸脂俗粉之中。

    没错,就是庸脂俗粉!

    姚玉兰觉得这个词总结得太正确了,这群青倌人虽然是秦淮河上挑尖的青楼女子,但是喜欢她们对于柳鹏来说这不但不是什么美事,反而是莫大的丑闻!

    柳鹏只要跟这些青楼女子稍稍有些过多的接触,恐怕明天就有一大堆奏折送到柳鹏的公事桌上,而且如果不是兖州商人与淮扬商人非常有能量的话,或许今天这件事就会引来全面的攻击与抗议。

    柳鹏可是开国君王,怎么会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只是姚玉兰看到柳鹏对她们不屑一顾,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软了,她觉得这些青楼女子有些可怜,甚至对于她们的命运多了几分怜悯,因为她也曾经过有过一段沦落青楼的日子,她知道守住自己的贞洁

    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

    她们或许是庸脂俗粉,但是她们都有一段自己独有的故事,只是姚玉兰刚刚冒出这个念头,柳鹏就牵着她的手从这群青楼女子的身边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交代道:“等会我喝上两杯就走!”那边平同峰的神已经有些难看起来,他没想到自己居然把事情完全搞砸了,齐王殿下根本看不上这些青楼女子,而他身边的辛利平已经想青岛著名癫痫专科医院起了那些跟着别人陪宰的岁月,想起了他眼睁睁几个老朋友死在

    快刀的场景,那个时候他都被喷了身血。

    小高倒是很有自信地说道:“监国殿下,我们兖州商业同仁替您准备了一份极其特别的礼物,相信您一定喜欢!这边请!”

    只是当柳鹏走上二楼大堂的时候,他不由锁紧了眉头,倒不是大堂的装饰可以用纸醉金迷形容,显得过于奢侈甚至有一种暴发户的感觉,而是大堂正中那六七个穿着青丝比甲的小妮子。

    这也太小了吗?难道我在大家眼中就是这么一个印象吗?凭心而论,柳鹏觉得这六七个小妮子都是真正的美人胎子,即使现在还没有完全长开,但是柳鹏觉得这几个小妮子长大以后多半是倾国倾城的祸害,事实上今天进入大观楼以后,只有这几个小姑娘倒是让

    他眼前一亮。

    但问题在于这几个小姑娘未免太年轻太稚嫩了吧,如果说带头的两个小妮子还有十一二岁的话,那么其余四五个小姑娘至多就只有五六岁的样子。

    在外人印象之中,我柳鹏难道是饥不择食到这种程度,这就是兖州商人口中自己无法拒绝的礼物,柳鹏真想转身就走,但下一刻他整个人都震惊得百感交集。事实上,在场每个人都能看到柳鹏的不满情绪,别说是姚玉兰,就是柳鹏身边的这群海北镇官员都觉得这批兖州商人与淮扬商人真是胡闹到极点,直到带头的那个小姑娘朝着柳鹏盈盈施了一礼:“妾身柳如

    是见过督抚大人!”

    这还是进入南京城以后这么多天来第一次有人用“督抚”这个词来称呼柳鹏,但是柳鹏更在意的是她的名字。

    这个女孩子显然是领头的,她长得很美,柳鹏觉得昆明癫痫的治疗费用会很贵吗她站在那里就是一弯清水,总是让人想到那幽谷美人的传说,总是觉得这样的女人儿就是水做的,不应当沦落风尘!

    她叫什么名字?她说自己叫柳如是,就是那个柳如是吗?事情难道有这么凑巧吗?

    事实上柳如是这么一开口,大家都觉得兖州商人虽然把整个事情给办砸了,但是眼前这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却是难得的亮点,她宛如一弯清水让整个正堂都变得明亮起来。

    好一个柳如是!柳鹏算是见过美人,但是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清纯的小美人,而且他总觉得在这个小美人纤弱的身子骨里隐藏着一种非凡的力量。只是让柳鹏震惊的还在后面,如果说柳如是不过十一二岁,已经是少女中的少女,那么她手上牵着的小妮子不过五六岁的样子,现在却是用一种可爱至极甚至还带着几分奶声奶气的意味自报家门:“妾身陈

    圆圆见过督抚大人!”

    虽然还是稚嫩到极点,但是柳鹏还是从她的声音听到了倾国倾城的意味,可是他已经不关注现在这个陈圆圆是不是那个传说中冲冠一怒为美人的陈圆圆。

    这到底是谁干的?或者说这件事是谁安排的?这绝对不是什么巧合。

    柳鹏第一时间就有这样的疑问,他觉得柳易容这个义女的嫌疑最大,他震惊得不知道怎么反应,却是很快就否定了柳易容的嫡系。

    柳易容不仅仅是他的义女,而且也是海北镇的第一公主,柳鹏对她的意见从来是从善如流,双方之间的沟通从来不是问题,她何必跟柳鹏跟这么一手?因此柳鹏第一时间就扫了一眼这群小妮子,他一眼就看到与柳如是年龄相当的那个小美人,接着脱口而出:“你是不是顾横波?”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