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热图 > 内容详情

中财中投姜祖望:游戏依然是最好的行业

时间:2018-11-28来源:淮安新闻网 -[收藏本文]

总结业界的2016,姜祖望指出:从团队数目上看,大幅下降,早期投资停滞。从资本上来看,是套现之年。整个格局来看,创业型公司抢市场份额困难越来越大,收入越来越向头部靠紧,腾讯网易2家吃掉2/3收入,TOP100游戏占市场的80%收入。

曾经位居360手游事业部副总,如今是中财中投董事总经理,姜祖望转型专注做游戏投资一年后有着怎样的感悟?游戏陀螺专访到了姜祖望。

姜祖望的投资“学费”感悟:CEO的成长性非常重要

“做投资,有个逐步成熟的过程,有些学费还是要交。 我现在看项目做投资,着眼点大不相同,稳健是目前游戏投资能够获利的重要因素。”

“当时投资项目还是主要看游戏项目怎么样:项目的数据怎么样、项目处于的领域怎么样,这确实很重要。但现在回过头来,对创始人核心的根深蒂固的观念认知其实才更为重要,大部分创始人观念的进化是艰难缓慢的。创业团队的处境越来越难,面对压力,他的精神状况和身体状况都非常之重要,很多创始人扛不住压力出了问题。”

姜祖望指出:“一些小公司的创始人,读过MBA或者有成熟管理能力的很少,现在成功的创始人还是凭着对市场的认识在打拼,早期他的学习能力也非常之重要,所以CEO的成长性是一个项目走多远的关键,在这个过程,他的个人能力、商务社交能力、豁达的心胸等都很关键,但优秀的人才永远是稀有的……尽量还是要投到一些非常强壮的创始人,能够带领团队在危机与困难中打拼,一个创始者如果能在早期都扛不过去,不能建立自己的收入,不能处理好股东间的关系,那这个项目就会停滞下来。”

2016年投近20个项目,2017年投资方向:创意、电竞、全球发行

总结业界的2016,姜祖望指出:从团队数目上看,大幅下降,早期投资停滞。从资本上来看,是套现之年。整个格局来看,创业型公司抢市场份额困难越来越大,收入越来越向头部靠紧,腾讯网易2家吃掉2/3收入,TOP100游戏占市场的80%收入。而在这样的背景下,中投中财在2016年投了近20项目,大中小规模都有,投的项目以CP、发行为主。

至于现在以及2017年中投中财在看几个大的方向,姜祖望介绍:一是支持中国式原创性内容,二是思考能不能有以中国为支点做全球发行的游戏公司,三则是电竞——“从内容产出上看,支持做风格创新的游戏,以前比较注重数值上的体现,现在比较注重创意方向上的突破,虽然换皮+IP能获得流水,资本市场上也比较认,但这个是条窄路。”

“另外中国游戏团队已经比全世界总和还多了,今天为止,还没有一款能输出有中国文化标签的游戏来,中国那么多历史文学神话小说,为什么不能做自己文化的东西呢?中国一本《山海经》翻出来,里面的故事都不下几百个,端游时期中国的研发能力比起海外有些落后,游戏收入大部分还是流回海外,手游这一仗初期中国打得漂亮,牢牢地抓住了中国地区的收入,但我们现在排名前列的却是中国开发、说着日文的日本标签的游戏,这很有意思。但接下来希望有更多中国风的游戏走出国门。”

游戏陀螺专访姜祖望(左)

未来冲击顶峰的手游成本:五千万甚至一个亿,老游戏一定会被新游戏代替。姜祖望指出,2016年业界的一款爆款手游制作成癫痫病最有效的治疗方法本已经高达四五千万,“未来要去冲击Top排行榜的,单款制作成本需要五千万到一个亿,这样投入的头部产品单年全年回报有机会能达100亿,这样的投入产出比其实是非常有性价比——这样的投资回报率在其他行业是几乎不可能的,其他行业没有这样的故事,房地产也没有,这是游戏值得做的最大的魅力。”

“有了四五千万预算,在剧情、原画、制作上才有有机会提超行业的水准”,姜祖望同时指出,“现在窘迫的状态是,大部分投资人对团队、单款的预算还达不到这个份额与力度,这也是网易腾讯的大厂能雄霸排行榜的主要原因。”

“未来的2017、2018年,现有的成熟游戏一定会被后续的新发游戏所取代——想取代老游戏,这些的故事情节、内容、测试、收费体系等都在很高的水准上,配套的研发基金已经不一样,小米加步枪的时代已经过去。”姜祖望认为,端游还是现在手游的一个学习路径,手游目前在内容组织上、日常运营、活动组织、深度上等还做不到端游水平。

资本狂热、还处于大收割时代:游戏依然是最好的行业

姜祖望指出,业界对于游戏的投资还处于一个较狂热的阶段,A股对游戏的判断是看表层,相当部分的投资方只看对赌与利润:只要你有对赌、只要你拿得出净利润——至于利润是怎么组成都没关系,胆大敢对赌都OK。但也因为这样,从资本上来看,游戏还是一个大收割的时代,还是有很多项目可以做,很多钱可以赚。

对于业界的2016,姜祖望认为按步发展也是其中的一个关键词,“比如很多80后90后创业者实现了财富套现,这在以后来看,其实是一个辉煌的时代,太容易赚钱的时代了,可以拿两三年以后的收入换现金,融资成本太有喜感了,现在我们还在这个时点上可能感触还不深。”

“很多创始人,学历不重要,做IT、技术、产品、甚至商务的,只要有心想做、有能力都实现了财务自由,这对于以后的时代来说,其实我认为是一个神话……”

姜祖望指出:2016年整个A股的游戏股跌得很厉害,这个是正常的价格体系的回归,接下来整体估值还会回归正常的价值判断,“海外的手游上市公司PE值大概在10倍以下,私人公司的PE能有4~6就有卖的了,中国整体A股市盈率有30-40倍,只要有这个市盈率在,就有资本操作的空间……中国还处于一个好的机会点,机构愿意投资,A股可以增发套现,这在很多地方都是不可能的。很多小国家是一年都没有一例投资,中国整体投资还在增速,钱还是很多。”(PE = PRICE / EARNING PER SHARE,价格/每股收益,即利润收益率,一般来说,市盈率水平为:14-20为正常水平;21-28为价值被高估;28+为股市出现投机性泡沫——笔者注)

“我投资也看其他行业,今天看起来,任何其他一个行业的发展和回报,和这么快速地挣钱,没有。电影、房地产也没有,其他行业都没有,只有游戏。而且相比较而言,也没有被垄断——像房地产或是其他一些行业,普通企业根本不可能进入,但只要专心地做游戏,哪怕两到三个人开发,也是会有很好的机遇……同时,市场竞争本来就是激烈的,一些低生产力、落后的团队,自然会被淘汰。”

“做投资越做越抑郁”——坚定还能投出千亿级市值的游戏公司吗?

“之前做投资对一个项目90%还是对于项目内容的判断,对于团队和创始人在做DD(Due Diligence,尽职调查——笔者注)访谈方面自己烟台癫痫病什么医院好做得还是不够,我们投一个项目要跟两到三年甚至是更长,回过头来看,会发现在当时上投资委员会的时候提供一些资料的情况已经不复存在,也就是说当时所判断的点已经不重要了——有可能会出现问题,游戏的生命周期也已经过了,它的核心已经不一样,那再去怎么发展,怎么竞争中保持领先?这对于在当时的投资判断点来看,判断和关键没有在一条线上。思考的方向也不对,对拖慢企业发展的因素考虑还是没有充分评估。”

姜祖望总结:“投资的核心,还是要看你对团队长期性的思考与判断,所以做投资越做会感觉越抑郁:其实创始人也看不清团队的未来方向在哪里,到底能不能完成对赌。但对于投资人来说,你甚至要比团队有更深远的判断力,你是给他钱的人,所以对于这一点,现在我希望我们投资团队随着经验的增长也越来越专业。

游戏陀螺曾经在一年前采访过姜祖望(详见《手游在颠覆,姜祖望:三年内将投出市值千亿级的游戏公司》),他曾经讲述将专注投细分领域TOP2,那么一年过去了,不知道执行完成得怎么样?——“目前来看,命中概率感觉很低。投资希望拿下细分领域的第一或者布局,这只是我当年的一个投资的指导思路,但回到实际业务要做成功这件事,难度非常大,研发过程那怕是已经有测试数据了还是有很多因素影响收入起不来,这跟电影电视剧有些相似,没有上线之前,哪怕是大厂也很难说到底那个会成功,现在更难的情况是,一些优秀的制作人已经基本被大厂收络了,大公司都有上百个团队在内部试错、跑马,来增加自己发行的成功概率。”

同样也是在上次采访当中,姜祖望还提出了三年内参与投资千亿级市值的游戏公司的愿景,现在回头看这个目标,还坚定吗?——“说千亿级市值这个肯定是个长期的工作目标,我们还是希望自己投资的团队能够出比较优秀的制作人、比较优秀的作品,并且参与有价值的海外收购和上市公司的并购。梦想还是要有嘛,对不对?我们最近动作很大,几个大项目都是和上市公司合作,暂时还没对外宣布。”

“所有游戏的未来都是电竞”——价值即将释放,比手游市场还要大

1、电竞价值会在未来3-5年释放

“所有的游戏未来都是电竞,游戏是人和数值的对抗,它未来竞争一定会走向人与人的竞争,未来游戏一定是一个社区、是人与人的合作,互动娱乐是未来游戏最主要的一个方向,慢慢会从一个人玩游戏进化到朋友一起来玩游戏。”姜祖望认为,“现在的电竞投资就类似于3年前手游,当时市面上没有成功的作品,投资也在观望,也没有巨无霸的上市公司,这样的环境是早期投资的好时机。”

“国外NBA的老板或球星,几乎把所有的海外电竞战队都买完了,相对来说,中国才开始走向这样的方向:中国的职业联赛、战队会起来,中国的电竞赛事价值会起来,我们会在这一块做早期项目的投入。”

“电竞跟传统游戏不同,它有观赏性,有战队,足球与NBA在全球影响很大,但在欧美的年轻人更多是玩电竞、看电竞比赛,从这个角度来估量的话,电竞联赛会比足球联赛、NBA或橄榄球这三大球类联赛加起来的总和都还要大,做投资就是要做价值发现,这个价值一定会在未来三到五年释放出来。”他判断:“国内市场已经风口已开,国外的应该去抢一抢,把更多目光投到新兴业态,海外以及电竞市场上去。”

2、电竞中的蓝海,该投怎样的项目?

投移动电竞还是端游电竞呢?姜望认为:机会洛阳市看羊羔疯好的专科医院都很大,两者不冲突,都需要做。中国的电竞市场,包括移动电竞已经在起来——从产品来看,有《王者荣耀》;从赛事执行来看,有英雄体育。玩家玩竞技游戏,市场有需求,比赛视频有人看,明星有人追。“有领头羊在行业其实是好事,没有领头羊这个行业很难发展起来,所以这个不用太担心,电竞的市场未来可能会比手游还要大,先占领市场锻炼团队是目前很好的机会。”

中投中财在投怎样的电竞项目呢?——“现在早期,对于我来说任何一个方向都可以投,现在也已经投了有项目。早期希望帮助项目保持竞争优势,在竞争优势这一点创始人能够讲得很清楚,有从业经验,团队又能保持完整,我觉得可以投。”

他特别提到:“我认为电竞游戏和电竞相关的周边,现在来看这些资产的价格很低,还处于初创期,还处于可以早期投资的阶段,这对于投资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点。而且已经有很多人在关注这一块了。”

“移动电竞的国际性,这个其实是抛给中国研发商的一个问题,好的一点是道具收费是中国人研发的,中国在重度游戏上的研究是其他地区所不具备的,这个优势看怎么再向全球发展,已经有很多人在尝试,包括有些人把中国游戏换皮拿到海外去做投放,已经看得到这条路是走得通的,已经有很多团队去做,而且现在来看这个是蓝海。”

对2017的判断:套过现的优秀制作人是未来游戏投资的主力

对于业界的未来判断,游戏陀螺从姜祖望的采访中提炼了以下几个要点——

1、渠道已经不重要了

“渠道已经是个不重要的东西了,没有这家有那家,大家都能提供游戏下 载,在整个产业链过程中没有产生任何的附加值,只是厂商在清洗自己的用户,把用户价值做上来。就算是硬核的一个问题是也只能洗自己的用户,也不能把手延伸到其他盘子里。”

对于渠道的方向,姜祖望认为:“渠道其实可以学习STEAM,把PC端用户抓得很牢,它的市场甚至比WIN10的商店做得都好很多,值得学习——渠道的发展将慢慢从洗用户走向用户运营和商店管理,看谁能先知先觉。”

姜祖望认为:渠道和内容的竞争,一定是内容为王,估值一定会在内容这一边,就跟电影跟电影院线一样,其他行业的发展规律其实也一样。“现在的渠道是同质化竞争,都在于把自己用户的利润洗出来,没有相对其他渠道有一个核心竞争力的产品出来,未来发展没啥空间。”

2、独立游戏可以挖掘,扛收入还是大游戏

在采访当中,姜祖望多次强调:小型化、创意化团队的创意很重要。“中国的独立游戏,整体来看还没特别拔尖的作品。从渠道上来看把推荐位主要都给了老游戏,两年前两年后看都是这样,对独立游戏没有给予太大的支持。这也是一个没有被挖掘的金矿。”

他指出:“随着大批游戏制作团队在投资烧完之后、收入做不起来之后会有生存困难,这些团队还执著去做游戏的话,有一部分会转做独立游戏,海外来看做独立游戏很多几人团队也取得非常好的财务回报,这其实应该是中国独立游戏应该学习的方向。”但他也指出,独立游戏会获得下 载,还是小游戏与免费游戏为主,扛收入还是大游戏。

3、从游戏延伸IP是未来方向,简单的IP改游戏走不通了

对于IP,姜祖望认为:“IP的概念已经被炒了三四年,IP只在吸引用癫痫病吃什么药治疗好户上有用,但对游戏的收入其实是没有帮助的——需要对IP属性作些结合,但目前来看,中国团队做得不是特别好。”

“迟早会回到本性,游戏可以自己品牌化,游影联动,有好的用户基础可以做二代三代,未来甚至从游戏倒推到影视、文学作品,因为游戏是集视频、表现、玩法、音乐为一体的集成。从游戏慢慢延伸出动漫、视频,是后来的一个方向,再简单地拿IP改游戏,这太OUT了,走不太通了,也没看见几个挣钱的,媒体倒是天天吹。”

4、制作人是未来争夺的方向,创造力是第一生产力

姜祖望认为:高级的制作人才是未来主要争夺的一个方向。

“手游在技术与产品上已经不用关心了,需要去说好一个故事、完成一个游戏,这才是未来……所有的限制,其实在于一个人自己的脑子,需要有真正的大导演,这才是最关键的。他自己对于游戏的理解,他自己不懂游戏的核心乐趣在哪里,他也不是一个好的设计师。”

“中国的手游已经让很多人财富自由了,他们不会离开这个行业的,给他们时间,他们会变成很好的游戏制作人投资人,这也是投资的好方向,但实际上这些人都很有钱了,他们都已经在自我投资自我实现的阶段了。”

5、未来游戏的主要投资人:套过现的优秀制作人

对于手游投资的变化,姜祖望认为:“我们的基金跟上市公司比,已经没有办法同日而语了,一些大的公司像掌趣、昆仑它们帐面的现金可能都比我们超出几十个亿,他们的游戏团队、商务团队也更大,他们才是整个行业最重要的助推器,A股有158家和游戏相关的企业,套过现、拿过钱的人很多了,这个金额加起来是非常巨大的,这个才是未来中国游戏最大的推动力。”

他指出,发行做投资是很自然的,“因为这帮上岸的朋友手上的钱个个有钱,而且个个都很有经验,如果他们把精力集中在一个点上,就不用担心未来的游戏内容产出上。”

姜祖望还判断:未来的投资市场会是一些专业的、套过现的优秀制作人的主战场——“A股市场大概至少上千人抓住了上亿的现金,而且自己以前也是制作人,做过游戏、发过财的,他们再回过头来自己的钱来投资,这个是未来投资的一个主力。模板则是像周亚辉、王信文、朱烨等,他们个人手头或是上市公司拥有很多资源,拿去做投资的金额都非常巨大。”

与这些投资方相比,其他投资方还有没有机会呢?——“仍然有机会,倒不用战胜他们,做好自己的工作,做好业绩回报,游戏本来就是一个创意行业,以创意决胜谁都有机会。还是那句,所有的限制,在于一个人自己的脑子里。”

结语:充分理解竞争,手游还在夏天

在采访的最后,游戏陀螺询问还有特别需要补充表达的吗?姜祖望想了想说:“我觉得不要说冬天论,今天的手游还是在夏天。这个市场还在高速增长,要充分理解竞争,中国的CP团队还是要有远大理想,中国CP的单团队竞争实力还是没有海外那么强,除了道具收费我们还要会说更多的故事。”

“中国的其他文化领域没有什么原创输送出到海外去,但游戏没有这个门槛,这一步一定或有人跨出去。机会是留给有准备和有情怀的人。这和钱关系不大,希望中国能出真正伟大的游戏制作人。”这些团队应该是往更专业还是更自由的方向走?——“百花齐放。每个团队都能做出自己特质的游戏,一定要做自己最擅长的东西。”